说的话。
“女儿不要担心妈妈,儿行千里母担忧,如果你好了,母亲在哪里都知道你的消息,母亲不希望听见你不好的消息。”
“好的消息。”
我自顾自的念叨着,看着梳妆台上我母亲为我置办的化妆品,我拿起来,在自己苍白的脸上勾勒起来。
我要美丽,优雅,优秀,这些对母亲来说,都是好消息。
我以自信的姿态回到了学校,当我再次看到曾宇的眼神,我知道,我还欠母亲一个交代,一个不被尊重和羞辱的交代。
“所以,”曾宇红着眼睛,对着姚莲开始他的审判,“你对我只是戏耍?
是报复?”
“没错。”
姚莲并无惧色。
“所以你就拿怀孕欺骗我,你明知道我有多在意你肚子里的孩子。”
曾宇几近怒吼的抓住姚莲的衣领。
“哼,我了解了你多长时间,你所有的事情我都一清二楚。
你表面上虽然是个浪荡的公子哥,耀武扬威,可是你又有多少真心朋友?
你是家里的养子,你母亲去世后更是地位一落千丈。
你家族有不孕遗传史,所以你害怕自己也不能生孩子,遭到父亲的白眼,所以你重视你自己的孩子……你住口!”
姚莲的话未说完,就被曾宇打了一耳光,“我本来以为你跟别的女人不一样,可是你们都是一路货色,我竟然还被你吸引,还爱上了你。”
“你将我打入地狱,凭什么还希望我向你摇尾乞怜?
你将我视为粪土,又凭什么要求我把你普渡为神?”
姚莲说着,已经擦了擦嘴角的血,拉着婚纱,站了起来。
“我报复你,只为过往你带给我羞辱的一个交代。
但是,你曾经给我的温暖,我感激你。”
姚莲说着,已经向他深深鞠了一躬,“我母亲的尸体被送到我面前的时候,感谢你一直扶着我站立;我心灵被蒙上尘土的时候,感谢你带给我的亮丽风景。”
姚莲说完,抬头,我看到她眼中的泪水,已经模糊了妆容。
“但是曾宇,我不会跟你结婚。
因为我们现在的和谐,只是一场阴谋,一场我精心设计的局。
今天这场闹剧,就是我们了了这段时间纠缠的孽缘,他日有缘再见,你我各不相欠。”
姚莲说完,将戒指摘下,扔在了地上。
她穿过人群,拖着婚纱,在众目癸癸之下,头也不回的离..."

点击阅读全文